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推荐主题
查看: 2850|回复: 0

[文学类] 《大圈:冲出亚洲的华人第一黑帮》(1)

[复制链接]

8945

主题

9077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8233
发表于 2016-12-21 17: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转业的军人
   1980年12月25日,那个时候的中国人还不兴过圣诞节,这个日子在那个年代就是一个普通的冬天,湖北东广县在这个日子里早已是白雪一片,冷的狐狸都不敢出洞,就在这样一个普通的日子里一个人却度过了极为不平常的一天,这个人叫陈琳,是一个20岁刚出头的青年,这天当他从病床上醒来后发现自己的整个一条右臂都不见了,为此他悲惨的大叫起来。
   陈琳是个孤儿,从小由叔叔抚养长大,但是这个叔叔对他除了勉强没让他饿死外实在称不上尽职,陈琳并不恨他,他从小就习惯了忍耐不管什么事,所以成年后他立刻参了军,不过没有人脉关系的他进入部队后立刻就被发配到最艰苦的地方做军人和训练,不过他绝不抱怨,没有什么会比那个“家”更让他恐惧的了,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参军两年后对越自卫反击战爆发了。
   象陈琳这种兵自然是第一批上战场,那段时间陈琳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越共,可他有预感自己肯定会死在这里,为此他只要上了前线绝对是出一百二十分的力气杀人以求自保,刻苦训练的结果就是他的存活率确实比那些懒惰的兵要高的多,在初期最艰苦的战役中他所在的那个团人员伤亡极快,几次重编后一个团基本成了几个班,就剩那几十个人了,但就是这几十个人爆发出的战斗力却是出乎意料的强,他们互相依靠互相帮助艰难的一步步走了下了,最后只剩下了七个人,他们经常在难得的休息时间里告诉对方自己的运气是多么的好,战争结束后该怎样去生活以此寻求安慰,但仅仅这样是不够的,陈琳最后还是被一枚炮弹给震飞了,所幸的是这枚炮弹只震烂了他的胳膊,没有要他的命
   他的那支胳膊以无法修补所以只能截肢,陈琳彻底绝望了,他觉得未来对于他而言是没有任何希望的,在身体的伤养好后他就出院了,当地zheng府按照军人抚恤的条例安排照顾他进了街道上班,也就是打扫打扫卫生,20啷当岁的小伙子当清洁工在那个居委会还是第一次发生,不过单位里的人没有看不起他,大家经常喜欢问他些前线的战事,不过这对于陈琳来说是非常痛苦的事,他不喜欢回忆杀人和那枚炮弹,在被反复问道此事后终于有一天他受不了了当场大叫起来,同事们各自回去干各自的事自那以后很少有人在理会他。
   二、大军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转眼就是三年,在这期间陈琳从没有和自己叔叔联系,他就住在居委会分给他的一间破烂平房内听天由命的过着生活,不过老天好像是要补偿他一下,这天他去上班的时候看见他单位的门口站着一个身着无章军服的人,陈琳以为自己看花眼了,仔细看看确实没错这时对方先开口了:“陈琳,你总盯着我看做啥子?”
   这个人叫大军,是陈琳在部队关系最好的战友,他实在没有想到居然能在这里见到他,激动之下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大军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们都还活着,就是没想到你在这里上班。”
   陈琳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大军道:“通过咱们的老首长知道你专业到地方了,军队里咱们还是有熟人的。”陈琳这是从部队专业后第一次露出了笑,他差不多都要忘了笑是怎么回事了。
   大军道:“你上班,我等你。”
   陈琳道:“今天不上来,陪你。”
   大军道:“那怎么行,扣你奖金啊。”
   陈琳笑了道:“不说这些,今天就是开除我我也不干了。”
   二人大笑,大军道:“好兄弟。”陈琳也没请假就和大军走了。
   来到陈琳的小平房大军打量一眼道:“你就住这里?”
   陈琳道:“街道照顾我,给我分的房子。”
   大军皱了皱眉头道:“你活的挺苦的。”
   陈琳道:“习惯了,你怎么样?”
   大军想了想道:“琳子你还记得咱们班长吗?”
   陈琳当然忘不了那个炮火连天的岁月里共同相处的人了,何况这个人还是屡次带领他们冲出死亡线的人,陈琳最服的就是他了,他笑了笑道:“当然记得,咱们分开不就三年吗,班长现在混得一定不错,他脑子够用。”
   大军笑了不过没有说话,陈琳倒了杯水给他道:“没有茶叶,凑合喝吧。”
   大军道:“别弄了,中午我请你。”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二人坐在一个小饭馆里,三年不见彼此间的话还是很多的,二人喝了两瓶白酒,从中午直聊到下午不过任陈琳怎么问大军就不告诉他自己在做什么,陈琳渐渐不满道:“大军,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怎么就是不说你现在干吗呢?”
   大军这时脸已然通红,道:“琳子不是不信你,我是怕你不信。”
   陈琳道:“我怕你骗我什么,死我都不怕。”
   大军笑了,拍了拍陈琳手背道:“说这话就外了,琳子不怕告诉你我现在在香港捞食吃。”
   陈琳以为自己酒喝多听错了道:“你在哪儿?”
   大军道:“香港。”
   陈琳道:“去你妈的,又骗我。”
   大军道:“谁骗人谁中小越南的冷枪。”
   陈琳道:“你怎么能转业到香港去呢,哪里不是说去就去的地方。”80年代的香港还不属于中国,要去就算“出国”。
   大军道:“咱你也知道,没爹没妈的苦孩子,什么背景都没有,能去香港就是因为班长他把我弄过去的,不过是偷渡,再过几天我们就要去加拿大了也是偷渡,琳子我今天来就是想把你一起带过去。”
   大军虽然说的轻松,陈琳听了感觉就是天书,他呆了半天没有说话,大军看他样子笑道:“你还是不相信我么?”
   陈琳道:“不是不信,这种事我根本连想都想不到,我去那边干什么呢?”
   大军道:“这你不用操心,反正保证你有钱挣,跟咱们班长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那个年代“钱”并不是一个太有诱惑力的字,陈琳心里希望的是能和战友在一起生活,所以他立刻就答应下了,这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大军做梦也想不到正是由于他这次的邀人入伙造就了日后叱诧风云的外埠最有势力的华人黑帮,国外的许多黑道势力从这个时候开始便进入了他们覆灭的倒计时,包括那些世界闻名的老牌黑手党,甚至国际恐怖组织他们都即将面对一个非常可怕的对手,我想如果当时让他们知道日后所发生的一切陈琳只怕死一万次都不止了,不过黑道里没有神仙,陈琳注定将要创造历史。
   大家也没必要怀疑陈琳当时做出决定的爽快,对于一个从小享受不到温暖的孤儿没有什么能比和朋友在一起更让他向往的,而且他也不知道日后会发生的那些事情,他甚至根本没有想到偷渡是违法的,那个年代的人思想非常简单,接触面也非常窄,那里会去考虑许多。
   陈琳回去收拾收拾便和大军走了,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因为没有人会在意这样一个毫无用处的残疾人,包括他的家人。

   去香港的路并不复杂,但也不简单,当然肯定不是从深圳那条与香港一桥相连的罗湖走的,因为法律法规的原因这条偷渡路线图笔者就不详细告知了,反正就是从海上走的,二人乘坐一条破烂的小木船走了大约七个小时的海路到了香港,下了船就有人接应,来人是个肤色黝黑身体粗壮的人,他的普通话说的很僵硬,大军介绍道:“这是广西佬。”陈琳点个头算是打过招呼,三人上了辆非常老式的日产面包七拐八扭的来到一片棚户区,广西佬带着二人来到一所铁皮棚子前,棚子的门早就烂掉了,没有窗户只在墙体开了片方孔透气,屋子里摆着几张上下铺的双人床,中间有张桌子上面堆满了啤酒瓶和各种油腻的塑料袋,屋子里又脏又乱、又闷又臭如果说陈琳在内地的房子是座老式平房的话那这里就是一个大号的垃圾桶了,与陈琳来时看到街上的那些繁华景象简直就是天上地下,
   陈琳道:“这就是香港?”
   大军笑道:“没想到吧,这里会是这样。”
三、出工
   屋里没有人,但是从凌乱的程度看这里面应该住着不少人,大军指着一个下铺道:“别嫌脏,你先睡在这里班长他们等会就回来,我们在这里应该不会住的太久。”陈琳放下包袱坐到床上四处打量着,大军二人却不知到哪里去了,他们再回来后拎着几瓶啤酒和一只烧鹅,也没多话坐下三人就吃喝起来,就在烧鹅吃了大概有半只左右时屋外陆续进来五个人,其中一个见了陈琳顿时高兴的叫道:“琳子,这么快你就到了。”这人身材十分魁梧,浓密大眼一脸的络腮胡子,正是陈琳当年的班长——马长河,正宗的山东大汉,陈琳永远忘不了有一次出去执行任务时遭到越共伏击,班长与敌人贴身肉搏,用一把匕首结果了三名越南军人的场面,事后才知道这三人全是越南军队的特种兵,马长河一战成名,被授予三等功。
   二人见面说不完的亲热话,另外四人却好像没有看到他一般,各自上了各自的床,抽烟看书各忙各的,夜幕渐渐降临大军拉着陈琳和班长三人走出棚屋,陈琳道:“班长咱们来这里是做什么事的?”
   班长和大军互相忘了一眼,都笑了道:“琳子,你过的苦吗?”
   陈琳不知道班长问这话的意思,楞了一下道:“习惯了,像咱们这样的人能活着就不错了。”
   班长点头道:“你说的没错,琳子那时候咱们一起打仗,一起共过生死没想到现在咱们又在一起了这就是缘分,你觉得呢?”
   陈琳道:“这还有的说吗,我一直都惦记你们,所以大军一说我就和他来了。”
   班长道:“好有你这句话就行,琳子不是咱们不信你,而是现在还不是和你摊牌的时候,不过你放心从现在开始咱们的命就连在一起了,如果你不好过我们也都不好过,琳子信我的话这件事你就别问了,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陈琳虽然没上过几天学,但决不是傻子,听班长的语气他隐隐约约就知道大军说的挣钱“买卖”绝不会是什么好事,不过对于他而言做什么事根本无所谓,关键看和谁一起做。
   他们再回到棚屋已是半夜,屋子里的人有的睡觉有的还在吸烟,隐约的亮光中陈琳看到一张满是疤痕的脸。
   再没人打扰的情况下,虽然居住的条件非常恶劣不过陈琳还是睡到中午才醒,屋子里又只剩他一人,虽然他的肚子已是饿得直吹哨子不过这里并没有吃的,不过挨饿对陈琳来说早就是多少年的老朋友了,他一直挨到傍晚这帮人才齐齐而回,吃的都是他们带回来,日复一日的如此,虽然这里居住的环境确实很差但是这帮人每天带回来的食物却都是好东西,什么烧鹅烤鸭、各种各样的卤菜花哨的小点心,陈琳觉得自己从小到大吃的东西加一起只怕也没这几天的伙食费用高,要说这种日子对他而言实在可以算是神仙般的日子了,不过好日子总是过的很快,就在陈琳来到香港第八天后终于出事了。
   那天陈琳起床后一直等到傍晚那帮人却没有回来,夜幕渐渐降临就在陈琳满心乱猜他们到底干吗去了而不得解时忽然屋外一阵嘈杂声响,他伸头向屋外望去,只见两个人架着一个人当先而入屋子,那个人浑身是血,衣服都被血浸透了,众人把他抬到床上广西佬扯开他的衣服见到他的伤口陈琳倒吸一口冷气,这是刀伤伤口很长,由脖颈下直到左腹,所幸不深暂时不致命,不过看他流血的程度只要救治不及时他肯定也活不了,广西佬望了望满脸是疤的人道:“怎么办?”
   陈琳再他的脸上并看不出一点的异样,只见他摆摆手做个手势,广西佬点点头没再说话,原来他是个哑巴不过他不聋,陈琳正在猜他的手势什么意思,忽然一个人就像疯了似的,抄起桌上一把剔骨刀就往外冲,班长和大军急忙牢牢抱住他,那人道:“你们放开我,我要替哥报仇。”
   班长道:“兄弟这个亏我们绝不会白吃,但报仇的事也不能太冒失,那是送死。”他们再说话一个身材瘦长,皮肤白净的人已从一个包裹里取出一团针线略作消毒后便开始替那人缝合伤口,他手法十分熟练,没多久便将伤口缝合处理好,对那要报仇的人道:“老四你哥哥的伤不致命,别说什么报仇那不吉利。”
   老四见哥哥伤口缝合后流血量确实在慢慢减小这才放心,也不闹了缓缓做到床上,刀疤脸走到他跟前替他点了根烟,屋子里顿时陷入沉默,这一夜谁也没有睡,只有伤者疼痛的呻yin,第二天一大早刀疤脸一个人就出门而去,直到中午才回来,进屋后他对班长做了一会儿手势,班长连连点头,然后他对陈琳道:“琳子咱们出去说话。”走到屋外班长道:“琳子咱们到底在这里做什么你大概也猜到一点了,不瞒你说我们在这里开了一个赌档,另外收一些大陆人偷来的东西,没想到昨天出事了,他们把一个香港佬的箱子给掉了包,带到我们这打开后里面全是大麻,还没等我们赶这帮人走对方人就来了,大陆人估计最少被砍死一人,我们的人你也看到了重伤一个,并且对方放话了要我们快滚否则杀光我们。”
   陈琳道:“这事和我们没有关系。”
   班长点点头道:“不错,但是你不可能和黑社会去讲道理,而且我们都是偷渡者,不可能让警方来保护,琳子不拼命我们就没出路。”
   陈琳道:“班长我听你的,只要你一句话什么事我都敢做。”
   班长拍了拍陈琳的肩膀道:“好兄弟,今天确实要用到你了,大刀疤买了一批货但是需要一个生面孔去把它运回来,琳子这就靠你了,不过你千万记住绝对不能出乱子,如果出了意外就杀人,咱们没有退路。”说罢从衣服内掏出一把老式左轮递给陈琳。
   陈琳没有多话由班长带到大陆上只见一辆白色货车停在那里,班长指指那辆货车没有说话停住了脚步,陈琳径直走去只见驾驶室只有一个司机,陈琳上了副驾驶二人向左而去,七转八弯的只见道路两旁店铺越来越多,竟是到了闹市区,司机靠路边停了车用非常生疏的国语道:“你和我来。”二人下车走到车后司机打开车厢从里面拖出一个非常打的包裹交给陈琳,陈琳觉得至少有百来斤的分量,司机拿出一个卡片和一张钞票交给陈琳道:“打个车把卡片给司机他会把你送回去。”说罢上车开了就走。
   陈琳依言而作,回到棚户区后正是下午2点左右,
   他将包袱往地下一放哗哗作响,大刀疤将包袱拖到自己面前道:“这是咱们全部的家当,也是咱们以后活命的本钱,本来不想在这里多事,但是有人要赶尽杀绝,我这个人什么没有就是一条烂命而已你们愿意和我拼的咱们从今天开始就是生死兄弟,如果有人不想冒这个险我也不勉强,大金牙那里要人我可以帮你推荐过去。”原来他不是哑巴,只不过他吐字非常模糊,不仔细听根本就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陈琳看到他的舌头只有半截。
   大军道:“刀疤哥,你别多心了咱们既然能跟着你来这就不会当叛徒的,香港帮会可能以为咱们这些大陆人好欺负,从今天开始咱们就好好教教他们做人的道理。”大刀疤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包香烟,挨个散了一圈包括陈琳,大家开始默默抽烟,抽完后大刀疤将包袱拉开从里面拿出两把AK、四把黑星还有弹夹子弹,另外还有一个大纸包不知里面装的什么。
   众人非常熟练的上子弹装弹夹,拉枪栓开保险陈琳这才知道屋里的可能全是专业军人,大刀疤拿来一把黑星递给陈琳道:“会用吗?”陈琳点点头熟练的弹下弹夹再用腿夹着枪把弹夹装上,大刀疤对他点点头。

   一会儿那个做手术瘦高个买了一大堆食物和啤酒回来,众人埋头吃喝起来,谁也没有说话,吃饱喝足大刀疤道:“现在睡觉,晚上出去做事。”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